上面影片是這一陣子電視廣告打得很兇的【大眾銀行】廣告,每次看這廣告我都會眼眶泛紅,即使知道這是改編的,而真實的版本是住在台南縣新化鎮的徐鶯瑞阿嬤(或者說阿桑),在一次訪親回國的旅程中,遇上了民視的記者蕭慧芬小姐,記者在感動之餘將整件事寫在部落格裡,當時還上了新聞。

原文請見:

一張小抄‧一個阿嬤的勇敢故事

http://www.wretch.cc/blog/clairehsiao/9736795

 

我每看必泛淚的原因,除了這個廣告拍的實在不錯之外(請來坎城金獎泰國導演  塔諾 / Thanonchai Sornsriwichai),實際上,是最近自己有類似的際遇,而特別有所感觸。

 

去年底,接了一個數位落差計畫的電腦教學課程,學生的年紀大約都落在50-65中間,且幾乎都是完全沒碰過電腦的女性族群,課程的目的是希望這些媽媽們,能夠在八堂課共24小時的時間內,透過簡單的教學能夠順暢的操作電腦以及做一些生活上的運用,如:打打小遊戲、上網查資料、寫寫電子郵件(WEBMAIL)、看看股市、線上購物、即時通訊等常見的利用。這些看起來很簡單的運用,在現在的年輕人眼裡,看起來根本不需要學習的操作(誤),對某些長輩而言,簡直是比生小孩還辛苦。

 

第一天:認識電腦的基本硬體、電腦開關機、認識作業系統、滑鼠的基本操作。

第二天:進階的滑鼠使用、鍵盤按鍵的認識。

第三天:輸入法的操作、打字練習。

第四天:文書檔案練習、複製貼上練習。

第五天:網路概念教學、瀏覽器的操作。

第六天:各類網站認識瀏覽、搜尋引擎的使用、關鍵字的使用。

第七天:WEBMAIL帳號申請、WEBMAIL介面認識、基本郵件撰寫。

 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 

這班學生,一如我以往長年在電腦教學的經驗,有人進度很快一下子就上手,也有人始終無法進入狀況,不過值得安慰的是,這些長輩在學習電腦時,都有一個共同的特徵,那就是都很認真也都很努力。

 

事情發生在第七天,

是的..就是WEBMAIL帳號申請以及介紹之後,當我在白板上留下自己的GMAIL信箱,並且使用廣播系統在螢幕上示範如何填上信箱、在主旨欄位裡寫上大綱、本文欄位內寫上內容,也解釋了各種欄位需要留意的事項後,便看到學生們埋頭開始劈哩啪啦的專心打起字來,沒有意外的,不到五分鐘,就開始有同學遇到困擾,【老師,小老鼠怎麼打?】、【老蘇(誤)啊,主旨要打蝦毀啊?】、【老師、我怎麼打不出注音蛤?】、【........】

 

這些其實都在預料之中,我個人習慣在學生遇到問題時,在彙整後一起在廣播系統上統一解答並提示重點事項(台灣人普遍不好意思公開發問,導致同一問題可能得回答數十次),看著學生跟著講解,逐漸知道撰寫郵件的基本要件,我開始轉身在白板上寫下更多的注意事項,並且增加一些表情圖案的練習後,我將操作權歸還給媽媽們,請大家開始操作練習,正在我低頭在講師電腦上,打好給學生的第一封問候信件時,

 

教室最後面傳來【嚎啕大哭】的聲音,是真的【嚎啕大哭】!

 

全部的人都嚇了一大跳,當然包括我跟助教在內,

第一時間,我沒反應過來(實在是沒遇過這樣的經驗),往教室最後一排望去,哭聲是來自最後一排靠門口一位灰白髮媽媽,當我找到哭聲來源時,她剛好情緒激動的往桌面上趴並且同時依舊放聲大哭,旁邊站著不知所措的助教。

我迅速的移了過去,輕輕的拍著這位媽媽的臂膀,問:【媽媽,妳怎麼了?】,並轉頭看著助教,用疑惑的眼神詢問著,學生媽媽哭聲略小了些,但似乎不見停歇的跡象,聽得出來是真的很傷心的腔調。當下我還以為助教跟這位媽媽有啥爭執(助教,對不起),對這位媽媽有所不禮貌,才會讓她嚎啕大哭,正準備興師問罪時,助教說了一句話:【她想女兒.....】

 

蛤?我沒聽清楚的或是不確定聽錯的再問了一次,

......【她想女兒....】

 

我正丈二金剛完全毫無頭緒時,暼見桌上有張皺皺的練習紙正被還在哭泣的學生媽媽壓著,上面寫著幾個不是很好看的字:

媽媽好想你

我放下整個教室質疑的眼光,問著助教事情始末,以及聽著學生媽媽斷續的補充及點頭搖頭,眼眶逐漸泛紅起來。

 

事情是這樣的,

她女兒到美國去工作了,她已經有三年多沒見到她了(應該是三年沒回來了),她女兒在美國有個小型的公司,正努力的打拼事業,她學電腦就是想跟女兒用網路聯絡,當學到第六天網路課程時,她很開心的找到女兒的公司網頁,這也是她家裡電腦的首頁(公司形象首頁耶...不是個人部落格),當上到第七天開始撰寫郵件,她正準備寫給女兒時,她並不知道女兒的E-MAIL,透過助教協助詢問她女兒英文名字、公司網址,勉強拼湊出可能的信箱位址後,她卻發覺自己心有餘而力不足,打字在前幾堂課學的不好,打不出來,簡單的五個字,卻怎麼也打不出來。於是助教請她寫下想打的內容,助教準備幫她打這封信時,她寫完這五個字,想到這是倒數第二堂課了,她還學不會,可能沒人(機會)願意再教她打字,不禁悲從中來,就放聲嚎啕大哭了起來..............

 

聽到這,我當下好自責,但也充滿了無力感....我只是一個小小的電腦講師啊,輕聲的安慰了她,轉身交代了助教務必將這封信件寄出,並且想盡辦法求證對方是否收到該信件,收拾了心情,轉身走向講台,將剩下的部分及時間講完,並且勉勵所有同學加油、多練習,人生總有諸多的無奈。

 

這個故事,我沒有任何的照片或圖檔可以佐證,最近看了廣告有感,撥了些時間寫了下來,希望自己對於學生有更多的耐心,就當作自己以後教學時的警惕吧。

 

後記:

課後,與助教商量,請助教以私人身分去一趟該學生家中實際了解狀況,這是唯一我們能做的,隔天,助教回報該學生媽媽家中環境並不差,電腦該有的週邊都有,包括WEBCAM、耳機、麥克風,電腦中也安裝了SKYPE、MSN等即時通訊,狀況沒我想像中的糟,但是就是沒有年輕人可以幫他們倆老人家操作,導致空有這些設備,也不懂得使用,助教當下也在其住家做了能協助的幫忙,但總有一絲絲的惆悵掛在心裡。

電腦怪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nini
  • 我也很想媽媽,但即使再好的電腦設備都沒辦法告訴她.
  • 回憶是最好的儲存工具,
    電腦設備或許只是一種管道吧,
    相信她要是有知,無須言語或設備,
    一樣靈犀。

    電腦怪咖 於 2010/10/21 00:19 回覆